电话咨询
微信
领取200元代拍优惠券

微信客服 - 众人代拍

微信/QQ:97891518 (点击复制)

恭喜您获得

200元抵扣券

注册就送抵扣券的名额!

立即领取
终止代拍未成功,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
众人代拍客服手机13023299969(同微信)手机扫一扫

终止代拍未成功,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

最新资讯代拍沪牌2020-12-31 16:08:19122A+A-

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代拍公司拍中沪牌后,法院支持他不支付服务费。新车拍沪牌,第二次就中标,“幸运儿”胡先生却因此惹上官司。近日,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决了这样一起代拍车牌案:因购买的新车存在质量问题,退车后已没有牌照需求的胡先生告知车牌代拍公司终止拍单,但公司仍然继续拍牌并中标。对于5388元的代拍服务费是否需要支付,双方陷入了争议。

终止代拍未成功,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  1

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

双方的委托合同已于此前解除,遂判决驳回了代拍公司要求胡先生支付服务费的诉讼请求,胡先生需赔偿因单方解约给代拍公司造成的相关损失共1038.8元。

终止代拍未成功,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

今年8月初,胡先生在某沪牌代拍信息服务平台上下单,委托代拍车牌,订单总额5388元,包括代理操作6次“上海个人、单位客车额度网上投标拍卖会”。双方签订的《代拍委托协议》约定,胡先生于中标后三日内支付服务费即可,但如果擅自违约,需要支付服务费的10%作为违约金。

8月22日,工作人员通知胡先生第一次拍牌未中。然而,第二次拍牌还未开始,胡先生就因新车漏油,把车退了,继而于8月31日询问代拍公司是否可以撤单,胡先生父亲也给工作人员发微信表示需要终止拍牌,并强调“不行就按合同理赔”。但未得到代拍公司明确答复,之后双方未再沟通。

9月19日,代拍公司第二次拍牌,成功中标。工作人员通知胡先生支付服务费,胡先生认为自己此前已通知对方停止拍牌,故无需支付该费用。工作人员则回复,双方没有达成共识,也没有解约。此后,因未及时缴费,这张“中标”的标书最终失效。代拍公司将胡先生告上法庭,要求其支付代拍牌费用5388元及相关利息。

代拍公司认为,胡先生与工作人员之间关于取消拍单的微信沟通,仅仅是一种询问,未明确表示终止拍牌,至于胡先生父亲在微信上提出的终止拍牌这一说法,并不能代表胡先生本人的意愿。而且,根据双方签订的《代拍委托协议书》,胡先生不能单方解约,未及时支付违约金也即未履行解约程序,故双方委托合同并没有解除,胡先生应按约履行付款义务。

胡先生辩称,自己和父亲与工作人员的微信聊天内容,足以证实其已经明确通知对方终止拍牌,委托合同已经解除,自己应承担的仅是违约赔偿部分。

委托合同随时解,服务费用无须担

终止代拍未成功,“强行”拍牌谁买单?  2

案件主审法官黄鑫认为,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双方的委托合同是否于8月31日解除。根据法律规定,委托合同的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。该任意解除权系法定权利,原、被告在合同中约定的“不得擅自违约”,无法排除该权利的效力,故被告有权随时解除委托合同,并不需要征得原告同意。至于原告认为未支付违约金即意味着合同未解除,并无法律依据,对该项主张不予采纳。

此外,关于被告父亲是否能够代表被告本人意思,法院查明,自磋商、订立委托合同开始,胡先生父亲就代他与代拍公司多次沟通。工作人员在与胡先生的微信聊天中,也多次提及“您和您父亲”,显然已知晓胡先生父亲系其拍牌事宜的代理人。且胡先生和父亲于同一日,先后与代拍公司沟通解除合同事宜,对方未表示异议也未向胡先生核实,足以证明其明知解除合同是胡先生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。

综上,上海浦东法院认定原、被告委托合同已于2020年8月31日解除,中标的法律后果不应由被告承担。但其单方解除合同,应赔偿原告由此导致的损失,故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10%的服务费以及被告自愿承担原告的相关损失,共计1038.8元。

本文摘自“浦东发布”微信公众号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转载,由众人代拍整理后呈现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,谢谢合作!
精选推荐套餐
qrcode

众人代拍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网站地图 | 拍牌攻略 | 拍牌技巧 | 历年数据 | 最新公告 | 汽车百科 | 拍牌常见问题 | 关于我们
众人代拍-上海为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| 沪ICP备15000729号-33
沪牌代拍热线:4008-365-520
地址:上海浦东达尔文路88号1号楼406-408室